优十久八七六五_阿久

ゆう十厨|十碳大法好|唱见|刀剑UW|这里阿久,常驻微博欢迎找我来玩@优十久八七六

乍一看是女孩子结果都是男孩子组


论原作不得不说的二三事(1)

一颗子弹:

*最近被楚路萌的不要不要的又只有刀片啃,就把原作的萌点翻出来整理了下,觉得还能再战三百年


*文字来源于网络,排了下版改了下错别字,侵删


*来源于《龙族Ⅰ火之晨曦》


*《龙2》链接 戳我


 


 


01.


 


“什么大学啊?吹牛的吧?一年$36,000的奖学金?不可能!去年我们学校全年级第一的楚子航考出国也没奖学金,楚子航他全家都在美国,都拿到绿卡了,他一个堂哥还是一个大学的教授。楚子航说本科生都没奖学金的,越是好专业奖学金越少,有奖学金的都是美国人不愿意上的专业,只好花钱找中国人去上。”路鸣泽难得如此关心哥哥的未来。


 


路明非知道楚子航是路鸣泽的偶像,在他们中学大部分人还在耐克和阿迪达斯买衣服的时候,楚子航已经开始用“Burberry”一类的牌子。楚子航就是他们学校的精神偶像之一,远在美国,可其实谁也不知道楚子航去美国干啥了。也许楚子航正在餐馆里勤工俭学疯狂洗盘子,路明非看着那些人提到楚子航时候艳慕的眼神就会想。


 


路明非就是这样一个人,当别人都朝上进方向去想的时候,他就会莫名其妙朝着反的方向去联想。




 


02.


 


而即便拿着36000美元的奖学金,路明非也没法成为“楚子航第二”,他没那个气场。


 


 


03.


 


“楚子航,干得不错,”对方回答的声音似乎是从同一个扩音系统出来的,透着冷冷的笑意,“我这边只剩我和一个女生了,想用女生冲锋么?”


 


“楚子航?”路明非一愣,就想从窄道里探出脑袋去看看,他觉得这个名字很是耳熟。


 


 


04.


 


但是对面的楚子航不是铁,他手中的长刀才是一块铁,他站定了没有动,长刀缓缓地扫过一个圆弧,凝在半空中。恺撒几乎必杀的一刀袭来的瞬间,楚子航的刀忽然也消失了,仅仅靠着手腕一抖,楚子航的长刀做了凌大的闪击,以不大的力量击打在恺撒的刀尖上。这是超科速度和力量的技巧,刀是一个杠杆,刀尖受力会把最大的力量传递到握刀者的手腕上,而楚子航选择的时间就是在恺撒真正发力前的一瞬。他在恺撒力量爆发前的瞬间,击打在恺撒力量最空虚的一点上。以路明非的肉眼凡胎完全看不清楚这些细节,他只觉得恺撒冲到了楚子航的面前,楚子航马步不动,仅仅是半身一闪,恺撒却如同撞在一面石墙上,微微一个趔趄,身体后仰,而后急煺了几步。


 


恺撒身上皇帝般的气压被楚子航完全阻挡了,路明非忽然觉呼吸通畅了。


 


 


05.


 


楚子航慢慢地转过身来,而对着路明非漆黑的枪口,遥遥地和他对视。楚子航黄金色的瞳孔映着村雨的刀光闪亮,他扔掉了村雨,缓缓地举起了手,“你是谁?”


 


黄金瞳的光忽然让路明非清醒过来,他这才意识到他刚才做了什么,惊得想把手里的狙击步枪扔掉。他也认出了楚子航,那确实是他那所高中的传奇人物楚子航,路明非高一的时候,楚子航是校学生会主席,总是在早操时候巡视各班,路明非得以近距离见过几次这个传奇人物。


 


那时候他最不喜欢楚子航的是,每次下小雨他们都得坚持着做早操,楚子航却可以一身白衣一尘不染地从教学楼的走廊上缓缓走过,居高临下地俯视他们,给那一个个方阵评分。


 


但是如今的楚子航和路明非记忆里的完全不一样,不是什么有钱人家学习好生活优渥戴巴宝利围巾的男生了。如今的楚子航像是一匹孤狼,那双黄金瞳藏着很多事,和路明非总在梦里看见的一模一样。他没有像路明非猜的那样在美国洗盘子,而是加入了卡塞尔学院,这不是楚子航最初出国的目标,路明非不知到底发生了什么。


 


一切都错了,一切都乱了。


 


路明非记不清楚了,刚才的一瞬间,他感觉到如烈焰般的怒气从心底往上燃烧,在鲜血溅上诺诺的脸的瞬间,他感觉到自己的嵴柱仿佛被烧红了一般痛楚,眼前一切就都黑暗下去。他手里还端着狙击步枪,还占着优势,但是他的师兄手里提着那柄致命的“村雨”,抛下枪也许楚子航会杀了他,可是他为什么要对楚子航开枪?他刚刚已经杀了两个人,他不想杀恺撒和那个女孩,一切都是某种该死的本能反应。


 


路明非想如果他扔下枪对楚子航喊这只是个意外,楚子航会不会放过他。美国总该有警察的吧,枪战的动静那么大,警察应该就要来了。他忽然无比地期待听见警笛声。


 


“杀了他。”毫无感情的声音在他的脑海里回响,仿佛一个君王对武士下达命令。


 


“我……”路明非想说什么,但是声音像是被掐断在喉咙里了。


 


路明非的骨骼以机械般的精密运作,狙击步枪抬起漆黑的枪管,他拉开机簧,听着一颗子弹滑入弹仓的清脆声音,手指扣紧了扳机,感觉到那柄枪的机械部分仿佛和他的骨骼合为一体了,他变成了这柄枪的枪架,骨骼——锁死在合适的位置,枪口指向楚子航。他不再思考任何事,只是想着要服从那个命令。


 


“游戏结束了,我可以认负!”楚子航感觉到逆风袭来的、如刀割面的杀机,他意识到这不是强撑的时候,抛掉了手中的村雨。


 


但是太晚了,子弹唿啸着离膛,把楚子航的胸口洞穿,巨大的血花飞溅开来的时候,路明非的脸上露出了一种如释重负的神情。


 


 


06.


 


“我不知道。你们每个人都参加过那个考试,它有多难你们也都清楚,它会告诉我们路明非的龙血有多纯正,潜力有多大。你们中不少人入学时的评级很高,却在能力评定考试之后被降级的。我很期待看看路明非的成绩。”恺撒环顾所有人,冷冷地笑了,“我想楚子航也一样期待。”


 


 


07.


 


“难道没有人有点赌博精神么?”芬格尔留言抱怨,“你们这样没法玩,只能赢我的100块,现在赌路明非通过考试的盘口是1比1 30 1”


 


“我赌500块,路明非能通过考试。”ID名为‘‘村雨"的人留言。


 


一瞬间讨论区沉默了,那是楚子航的ID,很少出现在讨论区,这个沉默的中国学生,狮心会的领袖,罕见的“A”级学生并不喜欢絮絮叨叨的讨论,而他居然压了500块赌路明非能通过考试……


 


 


08.


 


他们都会承认自己输给了一个废物?失去了诺顿馆的一年使用权和追求学院里任何一个女生不被拒绝的权力?学生们都觉得这两人疯了。当然他们两个可能并不需要担心追求女生失败的问题……而且楚子航的沉默内敛和光棍至今让他看起来对女性非常冷感,而恺撒已经有了闻名学院的诺诺。


 


  


09.


 


路明非想要找个人问个究竟的时候,一个沉稳好听的声音从他背后传来,“有人离开我们了。”


 


“谁?”路明非回头。


 


他看到的是楚子航那双淡金色的瞳子,跟他说话的居然是狮心会的会长,楚子航低头凝视那些白鸽,“每一次有人离开我们,守夜人都会有感觉,他会放出鸽子来,这是表示哀悼。”


 


楚子航低头看了路明非一眼,慢慢地露出一丝笑容,拍了拍路明非的肩膀,“我也感谢你,如果没有你看出那张地图,离开我们的人会更多吧?”


 


路明非从未想到这个师兄也会笑,笑容居然还称得上“好看”。他在卡塞尔学院里也见了楚子航几面,每一次这家伙都一脸的漫无表情。他脸上的冷硬和凯撒脸上的冷硬还不同,凯撒是骄傲,楚子航是对一切的漠不关心,每个看见他的人都觉得他在想心事。天知道他哪来的那么多心事。


 


“你不怕和我对视,对不对?”楚子航又说。


 


路明非忽然意识到楚子航看起来想心事是因为他总低垂着眼帘,因为那双无法熄灭的黄金瞳会让看到的人不由自主的恐惧。此刻黄金瞳对着路明非完全打开了,透着一股妖异的美,但是路明非确实不怕,芬格尔说黄金瞳会自动引发名为“皇帝”的言灵而让人敬畏,但这对路明非一点作用也没有。他只是心里有点妒忌而已……


 


“我一直期待有人不怕我的黄金瞳,我希望你加入狮心会。”楚子航缓缓地说,“你会成为我之后的下一任会长,我保证。”


 


“为什么?”路明非一愣。


 


“因为能接替我的人,必须是能和我当对手的人!”


 


路明非有点啼笑皆非,新生联谊会的主席让个贤倒还说得过去,狮心会的会长?这个卡塞尔学院最老社团领袖的地位不是凯撒觊觎很久却也没能得到的东西么?他想要说句烂话说皇上您恩重了微臣愧不敢当这皇帝之位是不好轻易禅让的,但是楚子航的表情让他这句烂话没能出口。楚子航直视路明非的双眼,表情很淡,却又异常的认真,像是一位年轻有为的君主,说过的每一句话都当真。


 


楚子航垂下了眼帘,拍了拍路明非的肩膀,转身离开了。


 


路明非看着他的背影愣了一会儿,忽然伸手在自己脸上小抽了一嘴巴“看你的表现好似一个因为做错事失去了心爱的女人而痛恨自己的男人”有人在背后一叹息的口气说。


 


 


10.


 


路明非忽然想了起来,“今天楚子航找我说话了!”“我知道,我们都知道,”芬格尔把一别的笔记本搬过来,连上卡塞尔学院网的主页,标题新闻“SvsA!倾情对视!”所配的图片背景是一片点燃的白蜡烛,两个人微笑对视,眼眸里印着明媚的烛光,一个是新人王路明非,一个狮心会会长楚子航。


 


路明非捂上了脸,“这所学院也有狗仔队么?他们怀疑我的性取向么?”


 


 


11.


 


“相比起楚子航的开价跟加诱人一些,他是要培养你为他的继承人。你知道狮心会在学校的地位原本还在学生会之上,如果不是出现了凯撒这种天才主席,两者是不能相提并论的。狮心会的会长基本上总是最有天赋的年轻人,听说校长的大哥梅涅克就是狮心会的第一任会长。所以大家都觉得校长对于狮心会是偏心的。成为狮心会会长会为你的英雄之路建立起一个良好的开端!”


 


“呸!什么英雄之路?你脑子秀逗了吧?我现在是考虑我该怎么在这个学院里活命而已。”路明非翻了翻白眼儿。


 


“那又有什么办法?总之现在人数最多的一个社团,只有恺撒的学生会没有邀请你,你暗地里还看上了他的女朋友。虽然他是可以把女朋友看作衣裳的好汉,却只有那么一件,未必愿意和你一起穿,你要是想活命,看起来去抱楚子航的大粗腿是没什么办法了。你要是没个靠山,体育课上恺撒的小弟就能把你整成死狗!”


 


 


12.


 


路明非脑袋里一片空白,他忽然明白一个糟糕不过的事情,只要他走上去和恺撒站在一起,明天校内新闻网上就会出现他加盟学生会的新闻,而狮心会的楚子航立刻就会变成他的敌人。所有人都在看他,而他必须选择,上去是跟楚子航为敌,不上去是跟恺撒为敌。恺撒没有准备给他思考的时间,这甚至不是入团,连个申请书都不必写,更不用考察。


 


其实他倒也不介意根恺撒混,其实芬格尔说恺撒还会自己出钱给兄弟们津贴的时候他也有点点心动……


 


他只是还没有准备好得罪楚子航而已。


 


将来路明非会发现,他谁也不想得罪的结果是,他得罪了所有人。不过那没什么大不了的,那时的他也不过在众人的目光中默默地站了起来,一一看回去罢了。


 


 


13.


 


“见鬼!我……我穿越了么?我穿越到了一个恺撒和楚子航和睦共处的世界!他们还同居了……他们还一起做饭!”路明非闪回自己的宿舍,抓住芬格尔的衣领。


 


“你还不知道为什么?”芬格尔很平静。


 


“不知道!有几个穿越小说的男主角知道他们为何穿越?”


 


“因为宿舍被调整了,原来按照年级分配的宿舍被打乱了。恺撒和楚子航虽然是一对校园学生政治的死对头,但是他们的女朋友碰巧住同一个寝室啊,也就是我们对门,304房间。”


 


“女友?”路明非脑袋一片空白。


 


……………………


 


“狮心会副会长,苏茜,中国女生,三年级,诺诺一直以来的室友。据说是楚子航还未公开的地下女友,在公开场合双方都否认了,”芬格尔靠在墙上,喝着可乐,“作为校园新闻网娱乐版块的负责人,我是一条不错的狗仔。”


 


“这也温馨得有点过头了吧?”



【刀剑乱舞十碳paro 2】

接上(。)……